JOJO。

诈尸……


我的天啊我就是滑一下屏幕也能不小心点到小红心我怎么样才能愉快的stk………………我要爆炸了……

我大概是有交流障碍……我好想给太太们的文图写评论哦但每次只能默默点喜欢我……好弱……都是没营养的“可爱prpr”(干)

「不要问我为什么,有钱,任性。」(……)

(雷脑洞)(just脑洞)



「花京院先生,你知道吗我和仗子第一次见面就被她打得吐血还碎掉了几颗牙,我当时就在想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大蛮力的女生。我不就是如实点评了她的发型吗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露伴啊……」花京院拍了拍露伴的肩。

「我当初也是被承子打得全身喷血呢,差点头都被捏爆了哦……」

「……」

「露仗(子)」你还是不是男人了!②

……庆祝考试考砸(x)
后续写的是「人气漫画家当街弃女友不顾」这件事之前的事(不)
露伴老师心塞塞的,仗助也心塞塞的。
非常感谢之前太太们的回复!很开心和同好说上话!!非常开心!只是自己大腿肉真的不好吃T T总之非常感谢。
※依旧仗助后天性转设定
















周日 8:50 天气晴

今天本该是个如往常一般安定和平的周日。

本该。

东方仗助睡醒之后盯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心说今天天气不错等下就去找康一他们吧。似乎作业还没写完顺便抄一抄?

仗助起身伸了个懒腰,发觉胸口有点痒,下意识地挠了挠。

……触感不太对?

难道是最近吃的有点多长膘了吗怎么那么软那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靠什么鬼??!!」

仗助低头看着自己的胸部,大概现在需要换个词来称呼它……

这不是老妈才有的,女人的胸部吗?!

……女人的胸部??!

仗助开始怀疑难道自己一直都是女孩子……一夜之间突然发育什么的……

……不不不怎么想都不可能吧!十多年来每次上厕所的时间可都是和小伙伴一起度过的啊!

……东方仗助,你需要冷静。也许你还在做梦呢?

对,一定是在做梦。

「疯狂钻石,快,打我几拳!我要快点脱离这个可怕的梦境!」

疯狂钻石出现后明显愣了愣。

「……什么表情啦!为了证明这是梦所以你快打我几拳!」

完全处于状况外的疯狂钻石只好听话地打了仗助几拳。

「……很痛啊?痛……痛的……?」

结论是:这不是梦。

仗助已经无法思考了。

糟……糟糕!

仗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连滚带爬地跑到了卫生间。



……镜子里的小姐你是谁啊!

就连自己的声音都变细变尖了……

仗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胯部,不安地咽了咽口水。

……不……不会吧。

在确认了小伙伴的安全与否之后,东方家传出了今早的第二声惨叫。

「不见了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见了啊啊啊不见了啊啊啊!!」

东方家要断后啦啊啊啊完蛋了啊啊啊!

不应该啊!不应该啊!怎么有人会一夜之间变性的啊!

……不,这种情况下,大概还有一种可能。

我遭到了替身攻击!!除了替身攻击,仗助想不出别的可能性了。

谁的替身能力那么无聊啊!

不过在设想了这种可能后,仗助比刚刚要冷静许多。至少能找到本体的话自己就可以恢复正常。

好了东方仗助,现在来想想你是什么时候被攻击的吧?



仗助在脑内搜索了一遍关于昨天的所有记忆,没有任何结果。

明明自己昨晚睡觉时都还很正常啊。

仗助又努力地回忆了一遍,没有遇到可疑的人,也没有乱吃东西,甚至昨天几乎一天都是呆在家里的。

实在无果,仗助脑子一团乱,现在一个人也不是办法,只好找大家来帮忙了。

……可真的是很不想用这幅模样去见大家啊!!

一定会被嘲笑到死。

不管是哪个混蛋做的,如果被我东方仗助逮到,绝对绝对他就死定了!

「……说起来疯狂钻石啊。」仗助看了看自己的替身,对方一脸迷茫。

「你怎么没变!!这不公平啊?!」

疯狂钻石无辜地摇了摇头。

这我怎么会知道啦!我才是状况外好不好诶!




周日 9:30 天气晴

虽然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变成女孩子的事实以及下定了决心出门,但仗助发现自己的衣服现在根本穿不上。

不仅身高大幅度缩水,现在胸口还多了俩脂肪堆……

实在觉得有点变态……仗助这么想着更加想揪出那个可恶的替身使者胖揍一顿。

总不能什么都不穿就出门,仗助只好溜进老妈的房间从衣柜里胡乱扯了几件衣服穿上。

希望老妈今天晚点回家……。

像贼一样地摸出家门,仗助以最快的速度向康一家的方向走去。

结果路上投来很多不明的目光让仗助觉得屁股都要着火了。

看看看,看什么看?!揍你们信不信啊!

当好不容易跑到康一家的仗助发现康一家门口的纸条时,整个人都绝望了。

「外出旅游三天,非常抱歉如果有事请三天后再来^ ^」

仗助又迅速地去找亿泰,结果发现那臭小子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一定是上天在搞我……一定是……

仗助看了看天上亮得瞎眼的太阳,心早已坠入冰窖。

大家都不在啊啊啊!……由花子我还是不要找她了……没有康一她也一定不会帮我……未起隆也不知道跑去哪里了难道是回老家了吗……

杜王町就没有我认识的其他替身使者了吗!

……不,有。

还有一个……。

岸边露伴。

对诶,可以试着让露伴用「天堂之门」帮我写上「恢复正常」吧?!说不定可以哦?!

……哇还是不要吧,露伴感觉很讨厌我诶?虽然我也不喜欢他就是了……不过现在实在没有认识的人了啊……

不行,和露伴比起来还是当一辈子女孩子比较可怕,不管了不管了,还是试着去找找他试试,说不定他不计前嫌就帮我了呢?

对对对,这就去他家找他!



周日 9:45 天气晴

出道几年来只休刊过一次的高产人气漫画家——岸边露伴,现在遇到了一个久久无法攻克的难题。

就因为这个难题,他岸边露伴居然瓶颈了!!他!岸边露伴!居然!瓶颈期了!

露伴无法接受。

可他实在不得不承认这次的问题有点大。

敢问,「恋爱」是什么玩意?

露伴在心里问了无数遍这个问题。

「恋爱」……这是个什么啊?

你以为是露伴老师喜欢上了哪家姑娘苦于无法表白吗?

错!

露伴老师正在为新一期稿子而苦闷着。

似乎是快到情人节,编辑部想做个特刊,让在杂志上有连载的漫画家们画一篇有「恋爱」元素的番外。

岸边露伴,知识面极广,了解的领域非常全面,就算有未知领域,他也会用「天堂之门」去了解。

但是,这「恋爱」,他可是真的没法懂啊!

虽然露伴拒绝过画这次番外,不过似乎编辑部那边的态度比他更坚决。

「你不画也得画啊露伴老师!」

「你可是露伴老师耶?难道还有你画不出来的吗?」

笑话!我岸边露伴会有画不出来的东西吗?

…………这次是真的画不出来。

岸边露伴二十多年的人生,感情经历一片空白,因为他只顾着和漫画谈恋爱了。

露伴盯着空白的纸张,开始越来越烦躁。

如果不画的话,可能会被别人嘲笑一辈子吧?「什么岸边露伴连这种题材都画不出来」之类的。

就在露伴思考着要不要去街上随便抓几个情侣天堂之门一下时,自家的门铃响了。

TBC

「露仗(子)」你还是不是男人了!

……因为露仗实在太冷只好自耕了(并且大腿肉也不好吃……。)
露仗超萌的呜呜呜呜呜呜……
结果似乎写成了奇怪且逗的东西了。

※仗助后天性转注意,遭到了替身攻击无辜中枪的仗子小姐!


如果能忍受如此雷的设定的话,请往下拉——















周日 12:20 天气晴



「所以现在,东方仗……子小姐,你是要和我拆伙的意思喽?」

岸边露伴看了看现在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东方仗子」,对方正揪着自己的衣领,看上去很生气。

「……不是说好你我合作找出那个让我变成这样的混蛋然后再痛扁一顿的吗!」

仗助尴尬地收回手,身高差的关系导致她现在只能揪住露伴的领子,如果是平常的话早就把露伴拎起来了。

「好啊,那我问你,我浪费宝贵的画稿时间陪你找了两个多小时耶,你有看到什么可疑人物吗?」露伴略有不爽地整理了自己的衣领。

我真是脑子抽了才答应和仗助合作。

「……没,没有……没有可疑人物……」被这么一问,仗助只好支支吾吾地答。

的确没看到可疑的「替身使者」。

一时间双方居然都没话可说。

仗助蹲了下来,「可恶啊!!那个混蛋要是被我逮到!他就死定啦!!真是一点都不Great…………我这样子怎么回去见老妈…………要是老妈知道自己高大帅气的儿子变成了矮个大胸妹……会怎样啊…………呜呜呜呜呜呜」在自言自语了一大堆以后,仗助居然抱起膝盖哭了起来。

岸边露伴有点被吓到。

「唉,现在的男人啊,真不负责!」

「诶?那边的那个女孩怎么哭啦?旁边那个是她男朋友吧?……真是过分耶。这样哭都不去安慰一下吗?」

「等一下!你们看!那不是露伴老师吗!!!……原来老师是这样的人啊……幻灭了……!亏我每周还会给《红黑少年》寄书评……呜。」

根本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议论声全部都砸向了岸边露伴。

这种气氛,就好似「路人围观渣男欺负女友」的场景。

就算是他岸边露伴,也不由得慌了起来。

而且,谁是我女朋友了?

「等……等等!仗助你一大男人……呃……哭什么!别哭了?!大家以为我欺负你啊?!」露伴只好跟着蹲下身看了看抱着膝盖痛哭的仗助。

仗助抬起头「我其实不想哭的……?但是身体不受控制就哭了起来……完蛋了?!是不是变成女孩后就会渐渐地染上女孩的习惯啊?!不要啊——呜呜呜——」

结果哭得更凶了。

……这叫什么事儿!!

露伴感觉四周的围观群众越来越多了,各种视线灼烧着露伴使露伴快要抓狂。

跑吧。

露伴决定拽着仗助就跑,没想到这货根本拽不动好吗!

「东方仗助!你走不走!」

「呜呜呜——」

「这男的也太过分了吧?感觉对女朋友好凶噢。」

「看不下去了!我要过去教训一下这小子!」

结果一位看上去正直又热心的大叔挽着袖子朝着露伴走过来。

「…………」

岸边露伴很想放弃思考。

「你不走那我可走了!嘁!」

说罢露伴转身就走。

虽然之前是和仗助说好了「你帮我取材我帮你抓凶手」这种事,但遇到现在这种情况早已经脱离我岸边露伴的预期啦!东方仗助你自己保重吧。

——不对。

现在走的话,不是黑上加黑吗?围观群众又不知道现在狂哭的那位其实是个大老爷们……岸边露伴他可不想明早杜王町街上疯传「人气漫画家岸边露伴弃女友不顾,女友泣不成声」这种消息?!虽然东方仗助根本不是自己女朋友……

露伴似乎已经看到了读者们给他打上渣男标签的场景,编辑用微妙的眼神接过他的原稿的场景……

不不不,绝对不可以!

他还想在杜王町待上好一阵子。

露伴立刻转身朝着仍然在哭的「仗子」走过去。



仗助心想这身体也太不Great了……控制不住流眼泪的冲动,超丢脸……。自己可是正值青春期的男子高中生诶,居然成了现在这种德性。

就在仗助擦着鼻涕眼泪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悬空了。

「……啥?!诶?!露伴老师你做啥?!」

既然拽不走,就直接扛走。

岸边露伴是这样想的,可是理想与现实总是有差距。
虽然185的高中生现在变成了女孩子,

——可还是很重!!

像岸边露伴这样的宅男,身上也没多少块结实的肌肉,这个东方仗助可是一身祖传的肌肉耶,虽然现在大概没了。

所以露伴要扛一个发育良好的姑娘狂奔还是很难做到的。光是把仗助翻个身扛到自己肩上就已经累到不行了。

仗助茫然的倒趴在露伴肩上,目前的视野里只有露伴的屁股,「露伴老师啊,实在不行的话,可以换我扛……」

「……闭嘴!」

TBC


后续的话……大概考完试……。



【花承♀】只是一个梗

说起来昨晚梦到的花承子醒来回忆真的感觉甜甜的整个人都樱桃味了……因为承子喜欢抽烟,场景是学校路边的长椅。说起来只是一个梗忍不住占了tag……(趴)我的脑已经很久没那么活跃啦(做梦的意味。)



花京院已经盯着承子几分钟了,果然还是提醒一下比较好吧。
「女孩子抽太多烟不好哦。」
「……啰嗦。」
虽然被这么说了,花京院还是决定试着让承子改掉抽烟的坏习惯。
「这样吧承子!以后你要是想抽烟的话,就用棒棒糖代替吧?」花京院从包里掏出了一颗棒棒糖,将承子嘴里的烟抽掉。
「樱桃味的,试试吧?」
承子看着笑得一脸无害的花京院,接过了棒棒糖。
「……真是够了。」